發表主題
列印

[作品發表] [Unlight 阿奇x尼西] 託付 (5/17更新)

[Unlight 阿奇x尼西] 託付 (5/17更新)

*前言:

貼這篇之前,我還在跟朋友開玩笑,想看看這篇的配對會嚇死多少人 XD

不過,後來會選擇下筆的原因,是來自於自家牌組和朋友家牌組的靈感。每天看著他們,這一篇的構想
也就跟著成形了。不管您喜不喜歡,還是殷切盼望能賞個臉,看看他們的故事。

上一個長篇[Unlight‧艾伯x梅倫][長篇]我拿你沒辦法已經完結了,不過,那只是階段性的完結,接下來還
會有他們的故事可以看,感謝寫作過程中許多大大給我的支持 m(_  _)m


第一回


『這個世界,沒有絕對的善與惡,黑與白。事物的發生與幻滅,沒有一定的道理,只有人
們自以為是且堅信不移的因果規律。』

『把所有的常識與規則破壞殆盡之後,失去安定感的人們便會開始感到害怕。深淵獸?哈!
所謂的深淵,不過是人們內心骯髒慾望的投射罷了。被自身的慾望、恐懼吞沒,不也是最
適合他們的下場?』

『庫勒尼西,你可要記住啊....』

****

在幽冥長眠的那段時間,庫勒尼西總是做著同一個夢。他的夢總不若別人的繽紛,夢境只有
一片黑暗,熟悉的聲音劃破寂靜,斷斷續續地在耳邊低吟著,不斷地重複著同一段話,像是
咒縛一般,死死地纏繞著他的心頭。

原本以為自己會一直長眠下去的,直至某一天,庫勒尼西的世界突然光明大放。耳邊出現過
去未曾聽聞的嘈雜人聲,還有不少腳步聲在他身邊繞來繞去,庫勒尼西不禁有些害怕。突然,
他感覺到有人用手指輕輕地點了一下額頭,清亮的女聲自耳邊響起:

「好了,可以醒來了。」

咒術的波動迫使庫勒尼西睜開雙眼,或許是長眠太久的緣故,週遭的世界對他而言過於明亮,
刺得雙眼隱隱作痛。過了一會兒,他再度睜開雙眼,映入眼簾的,是一個個驚羨讚嘆的表情。

「天啊!他長得真好看。」
「活脫脫就是個美人胚子,可惜是個男的....」

面對眾人的讚嘆,庫勒尼西僅是微微一笑。他坐起身,把混沌之書抱在胸前,一雙小手覆上他
的肩,對上的,是一張精緻可愛的小臉。

「歡迎你加入我們的行列,庫勒尼西。」

女孩的嗓音清亮而有力,庫勒尼西起身正坐,對著眼前的女孩微微頷首。抬眼之際,自女孩身
後投射過來的目光卻令他打了個寒顫。那是一對燦若金陽的眸子,眼神裡沒有與其顏色相對應
的溫暖,反而充斥著冰冷與對他的漠視。

『為什麼?』

庫勒尼西很想問出口,只可惜,現下的他沒有機會,以後恐怕也沒機會問。

『事物的發生與幻滅,沒有一定的道理。』

這句話不斷地在庫勒尼西的腦海裡敲響著。

『依照那人的反應,應該是討厭我吧?討厭這種東西,也沒有一定的道理嗎?』

甦醒的第一天,庫勒尼西的心底便充滿了疑問。

[ 伊瑞莉亞 於 5-17-2012 05:02 PM 重新編輯過 ]
聲望留言
  • 3-7-2012 02:40 PM 千狩 聲望 +1 (ゝ∀・)⌒☆
  • 3-6-2012 05:19 PM 棉花羊 聲望 +1 ヽ(●´∀`●)ノ我等這配對等好久了(?)
  • 3-6-2012 04:50 PM 西瓜精 聲望 +1 金眸是艾伯…?梅倫快去幫尼西說好話(X
餵養你的求知欲,支持你的創革魂
第二回

回到宅邸,艾伯李斯特便頭也不回地上樓回房。庫勒尼西始終怯生生地跟在聖女之子後頭,對於
艾伯李斯特的冷漠,他有些介懷,卻不知該不該問出口。

「吶!庫勒尼西,別介意。」

聖女之子拉著他的手,慢步上樓,穿過一條長廊之後,來到一處房門外:

「以後你就安心在這裡住下吧!這是你的房間。先隨便逛逛吧!我先帶人出任務去。」

語畢,聖女之子邊走邊敲了幾間房的房門,從房門出來與聖女之子打招呼的,又是一批他醒來時
沒見過的人。

「哦!你就是庫勒尼西?」

阿奇波爾多直盯著庫勒尼西瞧著,眼裡堆滿了笑意,掛在臉上的笑容十分爽朗。庫勒尼西喜歡這
樣的笑容,對他而言,阿奇波爾多的笑容像是一道溫暖的光,和煦、耀眼,還能使人忘憂。

「大小姐,能把這小子交給我照顧嗎?」

阿奇波爾多走近庫勒尼西身邊,把他的身子用力一攬,聖女之子一面搖頭說不,一面拍打阿奇波
爾多的手臂,要他放開庫勒尼西。

「我會把庫勒尼西交給艾伯李斯特來訓練和照顧,你放手啦!」
「交給我不也挺好?再說,艾伯李斯特搞不好不會答應。」
「他會!」

喊出來的同時,聖女之子也察覺到整件事情的不對勁,以及不得不去面對的現實問題。艾伯李斯
特與庫勒尼西有過一段過節,這件事情在隊上是禁語,誰也不能在他面前討論。只是,艾伯李斯
特會是個愛記仇且鑽牛角尖的人嗎?一想到這裡,對艾伯李斯特依賴成性的聖女之子不禁焦躁了
起來。見聖女之子好端端地又陷入一片煩惱,阿奇波爾多忍不住嘆了口氣,此時,他才猛然想起,
自己還摟著庫勒尼西不放。

「對不住啦!我們家大小姐就是這樣,別見怪、別見怪啊!」

阿奇波爾多拎了聖女之子就往樓下衝。不知道為什麼,他的心口一直熱熱的。平日跟其他人打打
鬧鬧慣了,再多的肢體接觸,他也沒什麼異樣的感覺,大家就像是好朋友、難兄難弟一樣,而庫
勒尼西--

『明明是個小子,怎麼比女孩子還纖弱。』

庫勒尼西的體溫還殘留在他手上,那雙無辜、怯弱的眼神,始終在他的腦海裡縈繞不去....

****

梅倫和庫勒尼西坐在樓梯口,兩人玩撲克牌遊戲玩得不亦樂乎。中場時間,梅倫還會出奇不意地
在庫勒尼西面前耍個小魔術,把庫勒尼西逗得樂不可支。

「喏!你看,這是你剛剛心裡想的牌。」

梅倫笑著把手上的紅心七亮了亮,庫勒尼西又驚又喜地接過梅倫手上的牌,他小心翼翼地捏在手
上,像是拿到寶貝一樣珍惜著。

「想再玩一場嗎?還是要玩點不一樣的?」

話才說完,艾伯李斯特正好自外頭回來。他和羅索正合力想把地獄看門犬栓在庭院中。進門之後,
梅倫起身迎了上去,艾伯李斯特一看見他,疲憊的臉上不自覺地勾起微笑。

「上樓陪我一下,好嗎?」

沒等梅倫跟庫勒尼西知會一聲,艾伯李斯特拉著梅倫往樓上走去,把近在身旁的庫勒尼西當成空氣
一樣。

這一切,全被正要踏入家門的阿奇波爾多看在眼裡。
聲望留言
  • 3-7-2012 09:05 PM 西瓜精 聲望 +2 絕對不會說我的焦點都在梅倫身上ˋ( ° ▽°)ノ (被巴飛
第三回

原本應該是熱鬧的晚餐時間,由於當日的對戰與任務量過多,不少成員因過於勞累而食慾不
振,索性略過晚餐直接回房休息了。

「欸!你們怎麼一個個都這樣?真不捧場。」

負責掌廚的弗雷特里西拿著鍋鏟和杓子,氣鼓鼓地看著一個個拖著腳步上樓的人們。今日的
狀況,他不是不明白,只是,他仍然改不掉過去在連隊行軍的習慣,不管當天累不累,肚子
一定要填飽。

眼見花心思準備的飯菜可能面臨浪費的命運,弗雷特里西嘆了口氣,正要轉頭進入廚房之際,
他瞥見了佇立在門邊的阿奇波爾多。

「太好了!阿奇波爾多。」

弗雷特里西像是看到救兵似的,笑吟吟地往阿奇波爾多的方向走去。

「等等....」

「怎麼?太累了吃不下?」

弗雷特里西陰惻惻地地看著阿奇波爾多,看得他冷汗涔涔。原本也想找個理由搪塞過去之時,
他想到了庫勒尼西。

「你等等,我上去叫人。」

沒等弗雷特里西反應過來,阿奇波爾多一個閃身,越過弗雷特里西,一溜煙地跑上樓去了。

****

跟著人群上樓之後,庫勒尼西把自己關在房間裡。此刻的他,圖的是簡單的清靜。方才在樓
下,梅倫與他相處甚歡,一想到這裡,庫勒尼西想起被自己收在暗袋的紅心七。他小心翼翼
地將手牌拿出來,緊緊地捏在手上,他始終相信,這是梅倫對自己釋出的善意,那人的笑容
很好看,會令他想起某段不知名的記憶裡,一片美麗的霞光。只是,每當艾伯李斯特一出現,
他的冷漠便足以吞噬週遭的歡樂與熱情。

一想到艾伯李斯特,庫勒尼西彎著身子躺上床,下意識地閉上眼。既然彼此不對盤,那麼,
假裝看不見、聽不到,總可以吧?

只是,在庫勒尼西闔上眼後沒多久,潛意識再度將庫勒尼西帶往熟悉的夢境。冥冥之中,像
是有人牽引似的,引領著他往夢境的深處走去。黑暗、細碎耳語,這些已是熟悉到不能再熟
悉的場景,一旦進入夢境,庫勒尼西便身不由己,無法自己醒來,只能任由無形之物主宰自
己的五感與意識。

頭痛欲裂。

那些聲音,庫勒尼西已經聽到不想再聽了,身後籠罩著巨大的黑暗,貪婪地虎視眈眈著,他
絕望地閉上眼,然後再度睜開之時,一片血紅映入他的眼簾--

那不是鮮血,而是一只巨大的血色瞳眸,正死盯著他不放!

受到驚嚇的庫勒尼西瞬間轉醒,雙手亂揮亂抓,抓了什麼就死命往懷裡揣,往那裡靠。一股
菸草味自鼻間竄入,明明不是挺好聞的味道,對他而言,卻是一種溫暖與熟悉的表徵--

也是他醒過來的證明。

「庫勒....尼西?」

阿奇波爾多看著一醒來就撞進自己懷裡的庫勒尼西,表情裡有些不解。原本想喚庫勒尼西下
樓用餐的,先是敲門敲了半天無人回應,基於擔心,他擅自進了庫勒尼西的房間,卻看見這
小子冒冷汗、發惡夢,醒來了還死抓著自己不放。

若是在連隊,阿奇波爾多可沒這麼留情。哪個男孩敢撲到他懷裡哭或撒嬌,他不但會狠狠地
甩開,那名孩子甚至會當場被他狠狠教訓一頓。身負重命的他們,要在惡劣的環境下存活,
怯弱是不被允許的。不過,即使他們如此強悍,最後竟然還是落得全滅的下場,就連艾伯李
斯特、利恩等等這群後輩,也無一倖免。

一想到這裡,阿奇波爾多看了看懷裡的庫勒尼西。按照常理,他應該要狠狠地甩開庫勒尼西,
讓這小子知道什麼才叫作男人的樣子,想是這麼想,身體卻是一吋也動不了。他只能任由懷
裡的小東西把自己當成靠山一樣靠著,除此之外別無他法。

「啊、對不起。」

驚覺到自己的失態,庫勒尼西連忙起身正坐,看著阿奇波爾多驚呆的樣子,他不禁有些發窘。

「沒關係、沒關係,哈哈....」

該死的。庫勒尼西離開他的瞬間,他竟然有些失望。

「那個,弗雷特里西叫我們下去吃飯啦!你知道,這傢伙就是這副德行,不捧場的話他會殺
了我們的,哈哈....」

沒等庫勒尼西反應過來,阿奇波爾多把他從床上撈起,攬了他的肩頭就往門外衝。

顧不得別人驚訝的眼光,也顧不得聖女之子在後頭邊追邊吼著要他放開庫勒尼西--

感覺的事情,或許並不需要想太多。

[ 伊瑞莉亞 於 5-23-2012 07:39 PM 重新編輯過 ]
聲望留言
  • 5-17-2012 07:37 PM 西瓜精 聲望 +1 從頭到尾都只注意梅倫的我(被拖走
發表主題